元代景德鎮窯青花瓷

華夏經緯網2011-9-28資訊來源:新浪收藏發表評論查看評論

    元代是景德鎮瓷器生產最為繁榮的歷史時期,這一時期有四大成就在陶瓷發展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即青花瓷、釉堿麛﹛B卵白釉瓷及顏色釉瓷。當元代中後期,景德鎮青白瓷走向衰落的時候,青花瓷器躍上瓷苑並最終取而代之,成為中國瓷器生產的主流產品之一。釉堿鶿O元代景德鎮瓷器生產中的重要發明之一,雖與元青花的制作工序相同,但技術含量更高,較青花的燒成難度大,產量也更低,色彩純正的器物傳世不多。樞府瓷在元代景德鎮窯也達到高峰。釉面呈失透狀,色白微青恰似鵝蛋色澤,又名卵白釉。此外,藍釉、紅釉、青白釉以及釉上彩繪畫也製作極佳,為以後明清兩代景德鎮窯一枝獨放、並成為皇帝御用瓷器燒造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青花為瓷器釉下彩品種之一。其製作方法為用含有氧化鈷的鈷土礦為原料,在瓷器胎體上描繪紋飾,再罩上透明釉高溫還原焰一次燒成。鈷原料經高溫燒造呈藍色,故名“青花”或“青華”,又因花紋與地色藍白相間,也稱“青白花瓷”。青花瓷器,因其釉下彩繪,故色彩不會脫落,又因燒成率高,顏色鮮艷而極受歡迎。青花始燒于唐代。元青花除景德鎮的官窯民窯以外,尚有雲南的玉溪窯、建水窯。雲南的青花瓷時代要晚一些,用當地的鈷土料繪畫,瓷胎用石英含量很高的瓷石作原料,釉是含鈣較高的灰釉,經1 200℃高溫燒成,釉質粗,白度不高,普遍發綠,與景德鎮窯相比,青花不漂亮,水準不高。

  青花瓷器的燒造至元代景德鎮窯時極為成功,在中國制瓷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元代官府設置了督燒瓷器的機構——浮梁瓷局,據《元史·百官志·將作院》載:“浮梁瓷局,秩正九品。至元十五年(1278)立。掌燒瓷器,並漆造馬尾棕藤笠帽等事。大使、副使各一員。”此時的民間窯場亦有燒造瓷器,如“興燒之際,按籍納金”,“窯有尺籍,私立者刑”,這些都為當時的民間窯場而設立。在此情況下,官、民窯的燒造均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元代的統治者並不是大量使用瓷器,如《馬可·波羅遊記》對於元朝宮廷生活用具描寫道:“元代皇帝御用食具是漂亮的鍍金屬製成品。”元朝著名學者蘇天爵在《元朝名臣事略》卷五《楊忠肅公》中記載道:“元太祖使用的盛酒器皿是槽口鑲金的金屬製成品。”可見此時的蒙古貴族多使用金銀器皿。而景德鎮大量燒造的元代青花瓷器多用於外銷。

  此時的元代對外貿易極為繁榮,設立的船舶司管轄海外貿易,出口瓷器、絲綢和其他手工業品等。據《元史》記載,當時經海道和元朝有貿易往來的國家多達20余個,這其中有東南亞、西亞和南非等國。在這些國家出土的瓷器,既有具有伊斯蘭風格的大盤、大碗,也有在東南亞出土的小罐等器。

  元青花瓷器的造型大器粗壯,小器玲瓏,如元青花的盤類既有製作碩大、口徑多達40〜50釐米者,也有製作頗為精巧的小器。這些大盤分佈較廣,不僅在國內,而且在國外如日本、美國、法國,尤其是伊朗、土耳其等伊斯蘭國家更是數量較大,這些紋飾繁密、造型多樣的大盤正是適應當地穆斯林生活而製作的外銷瓷。這些瓷器多為平折沿,或花瓣形口,或圓形口,均具有成型規整、不變形的特點。

  元代碗的製作也是多樣的,有大小之分。如土耳其所藏的青花雜寶紋大碗,碗口徑為40.5釐米。碗為花口,腹下收,圈足較小,碗形如此碩大且口沿為花口,變化自如,可見元代青花瓷器的燒造技術之高。元代小碗的燒造亦極為秀美,或為撇口,或為折腰,或為高足。

  元代青花罐的器型豐富,每種器型亦有數種變化,罐有大罐、小罐之別,大罐有高、矮、八棱等式。小罐有斂口四係方形、撇口雙係瓜棱形、唇口雙係鼓腹式、唇口溜肩圓腹雙係式等。

  元代壺式多樣,有鳳流壺、四係扁壺、八棱執壺、梨式壺、葫蘆式壺、多穆壺、小執壺等。其他見有杯托、軍持、鼎、罐、洗、船形水注、筆架式水盂、器座、瓷塑等。

  元代青花的胎體潔白堅致,與當時的坯土細膩潔白有極大的關係,如元代孔齊《至正直記》載:“饒州禦土,其色白如粉堊,每歲差官監器皿以貢,謂之禦土窯。燒罷即封土不敢私也。或有貢余土作盤、盂、碗、碟、壺、注、杯、盞之類,白而瑩色可愛,底色未著油藥處猶如白粉,甚雅薄,難愛護,世亦難得佳者。今貨者皆別土也,雖白而堊□耳。”其圓器類胎體細膩潔白,當為元代禦窯之佳品。此時景德鎮的窯工們成功地創造了瓷石加高嶺土的“二元配方”的方法,使瓷胎內氧化鋁的含量增高,這樣有利於提高燒成的溫度同時還不至於變形。另外元青花中景德鎮官窯產品燒成溫度在1 280℃左右。很多大型器物沒有燒透,胎體有生燒現象。

  元青花琢器底部多露胎,砂底,呈現金屬斑點或不等的寬旋痕,圓器底部多有乳釘突出。琢器的頸、腹、底與胎體均為橫接,除官窯精品外,大多因為各個部分接合不是很緊密而露出接胎痕。這可以從高安市出土的六件元青花梅瓶幾乎件件腹部均有斷璺中得到證明。也正是元代青花存在的這種技術缺陷為我們鑒定元代青花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青花的色調與釉的化學組成和熔融溫度有關,為了使青花產生良好的視覺效果,釉的熔融溫度不能太高,但透明度要更好,因此釉灰的用量要多些,但過多的釉灰也會使釉色發青,甚至發灰。元青花釉呈色初期的釉面呈色青白,並有透明的玻璃質感。元代末期的釉面呈色較為渾濁,呈色乳白。

  元代早中期的青花呈色藍中暗灰,中晚期青花燒造技術完全成熟,青花發色濃艷,藍色深沉與鮮艷均有。紋飾繪畫清晰優美,釉色透明白中泛青,光潤透亮。元青花使用的鈷料有兩種,一種是進口青料,另一種是國產的青料。

  進口料來自中東一帶,通過絲綢之路或海上運輸而來,在礦物學上屬於硫砷鈷礦或輝砷鈷礦。其化學組成是低錳,含銅、砷或硫,進口青料繪製的青花色澤濃艷,所繪紋飾較為繁密,常常出現黑色結晶現象,表現在瓷器上是有黑色斑點。

  國產青料的化學組成是高錳、鈷,不含銅、砷、硫,氧化鈷含量為1%〜4%。經過挑選和淘洗後的鈷土礦,氧化鈷含量可提高到7%,呈色較淡,發暗,沒有黑斑。

  成功燒造出青花瓷器要具備三個要素:胎體極為潔白,釉面透明程度極高,鈷料的繪畫極為成熟,而尤以最後一點至關重要。此時景德鎮的工匠明顯具備這三個條件,這也是元代景德鎮青花瓷器大發展的原因所在。

  元青花的裝飾技法多樣,有繪畫、模印、堆塑、剔花以及鏤空等多種技法。繪畫有細膩與粗獷兩種,或白地青花,或以青花為地留白紋飾。在具體的運用中,十分巧妙地將青花與刻花、印花、瓷塑、淺浮雕結合起來使用,表現了元代制瓷工匠的高超制瓷技巧。

  元青花繪畫大致呈兩種風格,一種是極為繁密,紋飾流暢,常常將一件器物等分成若干個裝飾區域,而每個裝飾區域內繪有不同風格的紋飾,主題紋飾或龍紋,或漁藻,或纏枝花卉,或人物故事,而輔助紋飾則以蕉葉紋,海水紋來襯托主題紋飾。另外一種是較為疏朗的以主題紋飾為飾的器物,只在器物的口、頸、肩、脛等處飾以輔助紋飾,無論何種風格,均體現了密而不繁、疏而不稀、渾然天成的特徵。

  元青花的畫面佈局、內容和花紋內容都很豐富,花紋來源有以下幾方面:中國歷代瓷器傳統的圖案花紋,特別是磁州窯的白釉黑花花紋,吉州窯白釉黑花花紋;絲綢彩緞、緙絲刺繡花紋圖案;金銀器上的錘花紋圖案;中亞、西亞地區優秀工藝品上的裝飾圖案。景德鎮的工匠將外域工藝美術上的裝飾圖案,用中國傳統的工藝技法作在青花瓷器上,表現出中國民族文化的風格和氣派。青花藝術是中國民族文化強大吸收力和消化力的表現。元代的藝術形式多樣,無論是戲曲、小說、繪畫、絲織工藝以及金屬工藝均對此時的瓷器裝飾影響較大。元青花繪畫題材豐富,有植物、動物與人物故事等。

  元青花裝飾內容有作為邊飾的圖案,如回紋、錦紋、龜背紋、變形蓮瓣、蓮花瓣里加折枝番蓮、團菊、牡丹、流雲,其他還有纏枝花卉、海濤紋、如意紋、如意紋內加海馬、卷枝蔓草等。

  作為主題花紋有以下幾類:

  花果類,有蓮花、水藻、番蓮、牡丹、松竹梅、牽牛花、芭蕉、瓜果、山茶花、石榴、葡萄、枇杷、海棠花、梔子花、萱草、靈芝、月影梅花等。香港天民樓珍藏的纏枝牡丹紋梅瓶上的牡丹花有兩種畫法,一是在肩部最寬廣的部位畫四朵大如意頭連綴成雲肩錦紋,內用四方連續構圖法安排上下兩朵牡丹花。二是腹部是二方連續的四朵碩大的牡丹花,盛開的牡丹花婀娜多姿,葉片肥腴紛披,簇擁著繁盛的花朵,富貴高雅。菊多在元青花上出現,以團形折枝花為主,也有纏枝形態,畫得含蓄樸實,不爭地位與風姿。菊花可以當藥,清熱解暑,也可以當茶讓人品嘗,花姿高雅,色彩繽紛,有很高的欣賞價值。其可貴之處遠不在此,菊花盛開的季節是深秋快入冬時期,漸漸寒氣襲人,寒風蕭瑟,萬花凋落,而菊花卻頑強生長,展露風姿,給大自然帶來生機,令人遐想,在生存環境惡劣的元朝,給人們思想帶來幾分慰藉和希望。在繁密的官窯瓷器上,它可作主題花紋的內容,又可作陪襯花紋和邊飾。而在一些民間青花瓷上往往一朵獨放,簡潔流暢,生機蓬勃。再說松竹梅在元青花出現得很多。梅花魁萬卉,蒼松耐歲寒,竹有擎天勢,三友四時春。這是士大夫知識分子最喜歡用來表現個人或民族高風亮節的精神體現,在蒙古貴族暴政統治下的知識分子或漢族廣大民眾更從這些花卉或花卉組合中找到精神寄託。元青花瓷器上的松竹梅有的和其他花紋內容組成複雜的畫面,也有構圖疏朗,瀟灑奔放的。制瓷工藝的精湛,青花意境的高尚,使青花藝術達到新的水準。還有,梅花的獨立運用與月影相配,南宋吉州窯黑瓷上常有用犀利的剔花或花釉工藝作出折枝梅花,或月影梅花蒼勁有力,簡潔質樸,在黑釉的襯托下,格外醒目,刀鋒所至,渾厚奔放,讓人得到美的享受和情操的昇華。元青花上的月影梅花和吉州黑瓷的月梅紋相比色調更鮮艷,月影清晰,梅花簡潔而錚骨突出,白瓷作地格外優美雅致。

  動物題材有龍、鳳、仙鶴、鴛鴦、鷺鷥、鸚鵡、奔鹿、獅子、麒麟、海馬、兔子、遊魚、昆蟲、孔雀等。日本出光美術館珍藏元青花雙耳龍紋扁瓶上的龍紋蒼勁有力,活靈活現。元代青花龍紋繪畫較多,龍刻劃極為有力,有三爪、五爪兩種。五爪應為御用之器,《元史》中禁止臣民使用雙角五龍。這些動物、植物花卉與自然景觀組成完整的畫面,安排在最顯眼的位置上,成為主題裝飾內容。

  元朝社會生活中,雜劇藝術、版畫、元曲、民間傳說故事很流行,工匠將民間生活的情景、雜劇版畫、傳說故事畫在瓷器上,有濃郁的時代氣息,這是以往瓷繪藝術不能相比的。元青花人物故事有漁翁、樵夫、蒙恬將軍、蕭何月下追韓信、呂布戰馬超、周亞夫細柳營、文姬歸漢、昭君出塞、三顧茅廬、尉遲恭救主、陶淵明愛菊、周敦頤愛蓮、王羲之愛鵝、孟浩然愛梅、呂洞賓三醉岳陽樓、攜琴訪友以及一些佛教故事的內容。

  人物故事題材豐富,多為歷史故事、仕女人物、嬰戲等。如梅妻鶴子、四愛圖、昭君出塞、三顧茅廬、蒙恬將軍、蕭何月下追韓信、單鞭救主、呂洞賓等,這些或是歷史故事,或是戲曲小說,或是神仙人物,均繪畫精湛。元代盛行戲曲小說,故此類題材亦較為多見。

  元青花以文字為飾的器物亦極為別致,如傳統的“福”、“壽”和以姓氏、詩詞為主題的“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涼風冬有雪”和現藏于江西高安市博物館的青花菊紋高足杯。杯為高足,內外均以青花繪畫紋飾,外壁繪畫菊花紋,內口沿繪卷草紋,碗心以青花書寫草書“人生百年長在醉,算來三萬六千場”詩句,書寫流暢,此類題材當受磁州窯所影響。

  元青花極少書有款識,故相當長的時期以來人們無法認清它的真實面貌,近年在全國許多地方出土的元代青花瓷器,或是遺址出土,或是窖藏,或是墓葬出土,根據這些有確切可考的元代青花瓷器,有確切銘文的如江西九江發與有“延戊午年至己未年”銘文地券墓葬,此墓有一件青花塔式蓋瓶。景德鎮陶瓷館藏有“戊子年”銘的青花纏枝靈芝紋罐。我們可以通過上述有明確款識的元青花作為標準,再將那些沒有書寫款識,且繪畫風格、器型相似,青料發色相同的器物排列歸類。